武汉肺炎观察;武汉疫情 陈秋实传遭软禁 崔天凯指从未听说过此人

付汉民转自小山

作者:小山

以公民记者自居的律师陈秋实在中国肺炎疫情爆发后,深入武汉社区进行采访报导,但6日晚间传出陈秋实准备前往某间方舱医院后,他就这么消失音讯,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据上报今天报道说,到了12日晚上,陈秋实的好友、有“北京格斗狂人”之称的徐晓冬在YouTube直播中说,有可靠的内部人士向他透露陈秋实目前安好,被有关部门单独“软禁”,“不能再多说了,再多说就麻烦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面对国家》(Face the Nation),9日向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问及陈秋实的下落,崔天凯则回应:“对不起,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

据上报今天报道说,公民记者陈秋实消失6天传遭单独软禁。

“陈秋实,去哪了?”以公民记者自居的律师陈秋实在中国肺炎疫情爆发后,深入武汉社区进行采访报导,但6日晚间传出陈秋实准备前往某间方舱医院后,他就这么消失音讯,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到了12日晚上,陈秋实的好友、有“北京格斗狂人”之称的徐晓冬在YouTube直播中说,有可靠的内部人士向他透露陈秋实目前安好,被有关部门单独“软禁”,“不能再多说了,再多说就麻烦了。”

据该报道说,陈秋实最早出现于香港2019反送中风波,他将自己在香港的所见所闻分享在微博上,但最后他的微博和抖音帐号被以“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为由封锁。不过他并未因此挫败,改成创立YouTube和推特(Twitter)帐号,继续发布近况与评论影片。中国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又称武汉肺炎)爆发后,武汉进行封城措施。陈秋实选择进入武汉市中心,走访医院和社区,希望可以将武汉的声音传递出去。

该报道称,陈秋实是在1月24日中国农历除夕夜时,搭最后一班高铁来到这座被疫情肆虐的城市的。那是武汉封城的第2天,在空空荡荡的汉口火车站,他举著自拍杆,对着手机镜头拍下了来到武汉后的第一支影片。“我的责任是一个公民记者,作为记者出现了灾难,你不敢第一时间冲到前线来,算什么记者呢?”陈秋实在影片中担保他绝对不会造谣和制造恐慌,也强调在买到专业的防护衣之前,绝对不会接触肺炎重症病患,以免造成当地医疗人员困扰。

上报指毫不意外地,陈秋实这样的作为肯定引起中国政府注意。6日,就在“吹哨者”医师李文亮在病房与病毒搏斗时,陈秋实竟人间蒸发了。当天,他去拍摄收治肺炎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后来就再也不见人影。他的好友徐晓东在7日的直播中说,陈秋实在方舱医院附近被抓走。他的户籍所在地青岛的“国内安全保卫”(简称:国保)通知陈秋实的父母说,他被武汉警方“强制隔离”。

曾和陈秋实一同直播的武汉市民阿明(化名)告诉《美国之音》(VOA),“他失踪当天,我告诉他我微信被监控了,用推特沟通。然后他说好,后来就没消息了。”阿明4日在陈秋实YouTube频道中讲述了他与感染肺炎的父亲生离死别的经历。那次直播有破百万的观看次数。阿明告诉《美国之音》,他之后被当地警方传唤,但因为他还在隔离,才暂时作罢。

该报道说,在陈秋实音讯全无过了6天后,“北京格斗狂人”徐晓冬在YouTube直播中说,内部人士向他透露陈秋实目前身体健康,没有发烧现象,但被相关部门单独“软禁”,安放在他们的监控范围内,无法对外联络,但食衣住等供给尚可接受。

徐晓冬也提到,他无法提供更多资讯,“再多说就麻烦了。”

该报道称,另一方面,阿明也向《美国之音》证实:“他(陈秋实)确定是被监视居住,不是医院隔离,是单独。”阿明指消息来源来自武汉公安系统内部:“我认识公安系统有很多高层,我问了,他人身安全没问题,吃住都没问题,就是不能说话,怕他到处乱跑。”

报道称,至于陈秋实什么时候出来,阿明推估政府会在15天内放人,之后强制陈秋实离开武汉。原因是陈秋实做事谨慎,“言语没有漏洞”,但当局应该会要求他写切结书,“留个证据。”

15天是中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行政拘留的最长期限。

报道称,不过另一位维权人士张毅却没那么乐观,他自从31年前参与“89学运”后就长期和国保打交道。

“陈秋实和方斌一样,都被国保抓了,肯定是国保亲自部署、亲自安排的,”他说,“下一步就是像刘晓波一样,直接扔到火葬场,说是病毒死的,再容易不过了。”

武汉市民方斌曾在当地医院拍摄到多具病人遗体,将影片上传到社群平台后,被警方抓捕数小时。然而他的住所在9日被一批消防员破门而入,便衣警察随后将他带走。方斌的Youtube频道最后一次更新也是在9日,他在影片中展示一张自己所写“全民反抗、还政于民”的书法。

“我怕你共产党吗?”

陈秋实踏入武汉境内后,全身只有简易防护装备的他走访当地多家医院、殡仪馆和社区,倾听市民的心声,并用镜头记录一幕幕真实情况。但过了约莫一周,因为奔波和物资吃紧而疲惫的他陈秋实,在1月30日的影片中看来有点消沉,也提到自己和家人承受的来自当局压力。“我是害怕,我前面是病毒,我后面是中国的法律和行政力量,但是我会振作起来,只要我活在这个城市,我会继续做我的报导,”他红了眼眶地说,“我连死都不怕,我怕你共产党吗?”

该报道称,美国联邦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在推特上说:“依据报导,勇敢的中国影音记者陈秋实在报导冠状病毒后失踪。中国政府必须立即提供有关他下落的资讯。借由让记者闭嘴,北京表明了他们宁愿掩盖健康危机,也不愿透过事实寻找真相。”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面对国家》(Face the Nation),9日向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问及陈秋实的下落,崔天凯则回应:“对不起,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

该报道引述《美国之音》消息指,他们连日来多次致电武汉公安部门,但电话均无法接通。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