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贼独夫习近平
战斗檄文

庚子立春之日,十问习近平!

今日之中国是“习为贵,党次之,民为轻。” 在这种既反现代又反传统的统治之下,中国必出武汉疫情,此乃人祸也。习近平,你何以不谢罪天下?

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 关于公民批评和建议的权利的规定和《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关于坚持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的问责原则,我们对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如下问责:

第一, 武汉新冠状病毒疫情在2019年12月底就上报给了中央,外交部在2020年1月3日就开始将疫情通报给美国政府和世卫组织,在1月10日就确定有人传人的情况下,作为国家主席的你,为什么不将实际疫情通报给全国人民?

第二, 武汉市公安局为什么传讯和训诫早期在微信上暴露疫情的八个医生

第三, 当病毒肆虐,多人死亡,武汉疫区已经确定有人传人现象时,你领导之下的湖北省、武汉市政府还在举行万人餐会和春节联欢演出,他们的行为是你指挥和部署的吗?如果不是,你问责了吗?

第四, 一千一百万的武汉实行封城后,你在1月23日的春节团拜会上,为什么只字不提武汉的严重疫情?疫情已经发生五周了,在这段时间,你的《人民日报》却头版头条宣传你去西南各地的报道,作为国家主席,你为什么至今没有踏上重点疫区的武汉?

第五, 至今为止,染有病毒者已经超过两万,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四百,作为国家主席的你,为什么没有亲自出面悼唁死者、安慰生者?

第六, 武汉市长说,在得知疫情后,他只有在得到授权后才能向社会发布疫情信息,在你亲自指挥和部署的这次武汉防疫战中,你是什么时候授权武汉市政府发布信息的?

第七, 根据相关法规,武汉疫情发生后,中央应当启动“全国突发事件应急预案”,你这次亲自部署和指挥的应急方案是什么?为什么在武汉封城后近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有及时提供必要的卫生防疫器材和调配充分的医疗人员,使得武汉和医院人满为患,造成了新一波的交叉感染?

第八, 国务院在2003年后就制定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按照这个法规,各级政府要成立相应的应急指挥部门和应急预备方案,17年后,当武汉疫情发生时,各级政府毫无准备,既没有担责的指挥,又没有应急预备方案,初诊权居然下放到社区居委会,对染病者和家属简单粗暴。你这当政七年的国家主席在疫情防治方面做了些什么?

第九, 根据国务院在2003年制定《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在疫情发生的时候,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和各级政府已经规定了明确的职责, 他们本可按部就班,各司其职,直接对社会负责,为什么这次你要超越国务院,独揽“指挥权”和“部署权”,导致整个的疫情向社会隐瞒,应急预案缺失,救援措施迟缓?

第十, 人命关天,何以维稳?在这涉及到人类生命安全的卫生防疫中,整个中国行政系统混乱而不协调,信息不及时,指挥不统一。下不作为,上不担责,一切惟你马首是瞻!这是长期以来你用意识形态取代经济规律和正当行政程序,以独裁取代自治和民主造成的严重恶果。至今你还在用“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等意识形态和军警控制等方式来对抗疫情。在你来看,党天下大于百姓苦。今日之中国是“习为贵,党次之,民为轻。” 在这种既反现代又反传统的统治之下,中国必出武汉疫情,此乃人祸也。习近平,你何以不谢罪天下?

2020年2月4日立春

About the author

编辑

编辑

Add Comment

Click here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