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檄文 新闻述评

解滨大侠: 病入膏肓的中国

中国病了,这毫无疑问,全世界都知道了。

如果你打开中国新冠肺炎传播图,早就是全国山河一片红了。 如今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每日新闻中,一定有一条是关于中国的这场病。 如果你在国外的超市购买N95口罩等病毒防护用品,你会发现多数国家的店铺都缺货,而且老外都知道华人替中国把全世界的N95都买下了。 国内如今是风声鹤唳。 一批又一批城市宣布封城。 像南京、温州、杭州、宁波、郑州、哈尔滨、徐州、福州这样的大城市,统统给封了。 别的城市虽然还没有宣布,但也和封城没啥不同了。 大半个中国实际上都封了。

很多人用最简单的统计方法,根据这场疾病爆发后离开中国的人数和这些人当中患上新冠肺炎的人数,大致估算出了发病率。 法国第二批撤侨,254人当中,36人出现症状。 韩国撤侨总人数368中有18人出现发热等症状。 当然出现症状未必一定就是100%感染,但至少是“高危”了。 日本撤侨的206人中,应用试剂盒确诊了3例。 武汉居民人数是1200万。 如果用这些个患病率反过去估算一下,取个保守值,武汉究竟有多少人得上了冠状病毒肺炎? 全中国有多少人染上了这可怕的疾病? 这样得出的数字就远不止中国政府公布的数字了。 那后面要加多少个零? 再用这个数字乘以比较保守的2%, 死亡人数是多少?

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越来越多的视频和照片流传出来,这些天里武汉有很多疑似新冠肺炎的患者根本就无法就诊。 即使他们的症状完全符合,也没法得到确诊和有效的治疗。 很多患者被医院送回家里,自我隔离。 即使确诊了也不能被收住院,还是要回家自我隔离。 如果不能住到医院病床上,那么每天病人排队就要好几个小时。 这种效率,这样的服务,造成了什么结果?

越来越多的视频和照片流传出来,一个又一个病人在家隔离的时候就死去,尸体被政府派去的运尸车辆运出来。 另一些病人等待就诊的时候倒地不起,失去了体征。 有些病人甚至在就诊的路上就倒下,再也站不起来了。 如今在武汉,猝死已经成了常态! 病人暴毙街头已经不再引起公众的关注,拉走烧掉就是。

武汉新华医院一位母亲不幸被冠状病毒肺炎夺去了生命。 她女儿望着远去的运载着母亲遗体的运尸车,寒风中失声痛哭。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我心碎,我无法不泪流满面。 昨天一个12岁的男孩去民政部门申请进入孤儿院,工作人员要他出示文件,那12岁男孩拿出父母、爷爷奶奶都被这场瘟疫夺走生命的死亡证书,在场的所有人看到此情此景一下子全哭了。

另一个医院里,一位坐在椅子上的老者已经去世,仍然保持去世前的坐姿。 去世前连加个病床都等不到。 老伴抱着他,声音微弱,眼泪已经流干,不再哭泣。 以前只有在影视剧中看到的旧社会悲惨境遇,如今在真实的世界上演。

人民领袖习近平:你看到这些了吗? 习近平同志你新时代的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这样幸福的吗? 你的小康社会就是这样对待人民的吗? 这就是你口口声声鼓吹的中国梦吗? 你难道就不知道这些都会被写进史书,永久记载你的罪恶吗?

谁都知道,这场瘟疫的一开始武汉就缺乏必要的各类防护物资。 几天前,就连火葬场也开始向社会求援了: 急需运尸袋还有防护品。 由殡葬服务需求倍增,现在武汉的殡葬程序从简,追悼会告别仪式啥的全部取消。

官方接二连三公布的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如果这一个月来的死亡人数真的不过就是几百人,那会把殡仪馆给挤爆吗? 会使运尸袋缺货吗? 如果武汉的患病人数就那么几千,那些患者看病会那么难吗?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连确诊的机会都没有? 会有那么多病人被迫回家隔离吗? 现在全世界的口罩都运到中国去了,为什么还是不够用? 就连中国某媒体也说,有很多患者死亡后按照“普通肺炎”上报死因,真实数字被隐瞒。 那些倒毙街头的众多患者的死因又是什么病? 那些在家隔离后死亡的患者又怎么算?

谁是造成疫情失控的元凶?

如果在1月3日中国政府向美国政府通报这一新兴冠状病毒肺炎的时候也向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中国人民如实通报一下,那么这疫情会发展到今天这样失控的局面吗? 如果1月2日那8位医生在小群里讨论这个最新发现的病情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不是去拘捕他们、训诫他们、逼他们闭口,而是让那8个医生把真实情况都给说出来,立即进行有效的隔离、防治,后来会病死那么多人吗? 如果当地的共产党政府在得知疫情后,立即取消那啥狗屁的团拜会,取消那害人的万家宴,今天的武汉人、湖北人会在全中国到处被人堵截、囚禁、驱赶、防备,甚至殴打吗?

毫无疑问,中国正在面临一场多年未见、异常严峻的国难。 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在被感染、在死亡,而这场瘟疫的高峰似乎还没有到来。 善于玩弄权术的党棍们已经算准了,迟早必须有人为此顶锅。 那么会是谁去顶锅? 国难当头,一场规模空前、惊心动魄的超级甩锅游戏在中国上演了。

最先被甩锅的是中国CDC派去武汉查看疫情的那些科学家,说他们去那里不过是为了发表论文,贪天功为己功,一心只想出人头地。 我相信这个说法并非完全空穴来风。 但诸位请换位思考一下,即便他们想把实情说出去,建议立即开始一场大规模防疫战,当地政府敢照他们说的去办吗? 湖北省委敢批准这样的行动吗? 拜托! 各位请不要把中国的CDC当成美国的CDC! 美国的CDC发布疫情公布灾情并不需要当地的市长、州长或联邦总统批准,更不会听从任何一个执政党的命令。 他们只根据疫情决定说什么做什么。 而这样的CDC在中国存在吗? 所以那几位科学家只好通过学术论文把这件事捅出去。

第二个被甩锅的,是那个被千人骂万人恨的红十字会:发放物资奇慢,严重拖后腿,而且居然给某个官方机构以及莆田系医院发放了那么多口罩。 有人查出来红会员工的月薪都有好几万。 我不否认武汉红十字会是个腐败透顶的垃圾会。 但他们说的很清楚: 他们只管收,不管发。 这意思就是:那些物资应该发给谁,他们说了不算,要“上面”说才行。 至于这“上面”,除了党还有谁? 我不认为他们胆大包天居然敢撒这么大的弥天大谎。 但设身处地想一想,中国存在任何一个跟外国那样的不接受党的一元化领导的红十字会吗? 请问中国有哪个红十字会敢跟美国的红十字会那样公布账目接受审计并且受公众监督? 是的,他们贪得无厌,而且数目可能还不小。 但请问今天在中国有哪一个共产党领导的官方机构不是贪得无厌?

那么下一个被甩锅的,自然就是昨天被撤职的武汉市长和市委书记了。 谁叫他们不及时采取行动,团拜会照常举行,万人宴雷打不动? 春节期间武汉市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片太平盛世、歌舞升平的大好景象。 但市长和市委书记知道出大事了。 可他们干嘛还是岁月静好,安然若素? 这么看来,他们确实是这场瘟疫的罪魁祸首。 但人家早就出来甩锅了:“未经授权不可发表疫情消息!”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 我能干啥?特么党中央不让我说呀! 我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随便公布疫情嘛! 所以不要怪我了,要找就找党中央去!

党中央书记习近平会见世卫组织总干事时,斩钉截铁地强调:“我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好啊! 你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局面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这么看来,疫情彻底失控,你习近平总书记是罪责难逃了。

然而党中央、习主席也成功地甩锅了,而且干得最漂亮、最精彩、最干脆、最利索!

现在至少有一半的中国人民深信不疑:美国才是这一场灾难的罪魁祸首! 是美国制造了专门针对中国人的基因病毒,然后派人混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投放病毒,让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病死。 类似的版本现在已经有了几十个,新的版本每天都在被创作出来。 昨晚我看到的一个版本是:美国纽约州石溪大学传染病专家费尔南多(Dr. Rajeev Fernado)是武汉肺炎的罪魁祸首! 这是因为他1月17日和18日曾在武汉,住在喜来登酒店,并专门前往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因此可以列为冠状病毒携带重大嫌疑人。 有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

中国的微信群汇集了不同教育程度,不同社会背景,不同职业的人群。 但从小学生到研究生,从卖菜的到卖淫的,从农民工到大老板,都在同仇敌忾地指控美国放毒。 而党中央配合这个宣传攻势,高效率地进行“舆论引导”。 《环球时报》连篇累牍发表文章控诉美国对中国的这场灾难不管不问,揭露美国虚伪、虚假、冷酷的真面目。 外交部华大妈义正辞严地揭露美国的丑恶嘴脸。 微信和微博对所有和官方立场不同的文章一律删,或者“辟谣”,但对声讨美国用基因武器制造中国灾难的文章一律放行。 在党中央、习主席的“舆论引导”下,现在美国是万恶之源、罪魁祸首,这已经是铁板钉钉。 至于美企捐赠在国外各企业中名列第一,至于美国撤侨飞机送去各类抗灾物资,至于美国公司把最新药品提供给中国临床使用,还有很多很多,统统不提了。 搞了半天这场瘟疫原来是美国设计、美国制造的。

这样卑鄙无耻下流的甩锅就连中国的头号五毛周小平都看不下去了。 他撰文援引科学家的观点,说明人类是不可能制造出专门针对一个民族的基因武器的,因为病毒无法识别宿主究竟是个中国人还是韩国人、日本人、美国人、非洲人,是没法看清楚人脸再决定是否要发动攻击的。 然而新的五毛前赴后继,人才辈出。 例如那个“占豪”。 以前的五毛首领都是有名有姓的,能够打听出真人并知道它们的职业。 新的五毛则来无影去无踪。 我如果说占豪是中宣部下属的一个写作班子,谁能拿出证据来说不? 从“中国怒了!日本被怼,中国太牛了,要征服全世界” 到“武汉肺炎是美国的阴谋”,这样无耻无底线的宣传,除了德宣部、中宣部,谁能创造出来?

党的领导人甩锅,这早就是中国官场的一大绝技了。 每次出大事了,每一位官员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会不会丢掉乌纱帽。 至于真相,那并不重要。媒体是我党控制的,咱想咋说就咋说,谁管的着吗? 至于老百姓,他们算个屁! 乌纱帽又不是他们给的,他们也没法拿掉任何一个贪官的乌纱帽,凭什么要对他们负责? 但每当这种事情发生后,每个官员还是要担忧两件事:

(1)如果是我的错,我如何甩锅给别人?

(2)如果是别人的错,如何才能不让那家伙甩锅给我?

这才是我真正要伤脑筋的麻烦。 如果实在没法甩锅给别人了,最后还有一个倒霉蛋可以甩锅,这就是美国。 放心好了,要不了多久,这场国难,这场悲剧,就会演变成另外一场歌功颂德、普天同庆的超级喜剧! 至于那寒风中为失去母亲而哭嚎的女儿,那个失去所有亲人的12岁男孩,那位得不到医治死在椅子上的老人,那些死于在家隔离的无名氏,有谁会理会他们? 人们记住的是习主席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 人们对党的伟大、习主席的英明感恩不尽。 万人尸骨上,伟人喷薄欲出。

谁在大发国难财?

80年前,日军入侵,国难当头。 在艰苦的八年抗战中,有一大批蛀虫侵吞紧俏物资,囤积居奇,大发国难财。 80年后的今天,国难当头,还是那样,又一批蛀虫正在大发国难财。 例如那些粗制滥造伪劣口罩,以劣充好,甚至回收用过的口罩高价倒卖出售的不法厂家和商人,那些卖给医院医生天价餐饮的餐馆老板,还有那些那些借疫情“坐地起价”的供货商,等等等等。 我到今天还没听谁说说山东捐给武汉的350顿蔬菜怎么被卖掉了? 谁收的钱? 钱哪去了? 我一直就弄不明白,“双黄连”的药效就连最起码的临床试验都没有做,一个试验报告都没有发表过,更没有通过政府的批准,却居然得到武汉病毒所等机构的首肯,然后官媒大张旗鼓地宣传出去,让亿万百姓疯狂抢购。 这里真的没有猫腻吗? 是谁赚的盆满钵满? 是谁乘机发国难财一夜成为巨富? 习近平你不是反腐吗? 这些光明正大的腐败,你咋不去反了?

昨天让网民们最惊掉下巴的是: 武汉病毒研究所居然在1月21日抢先申请了新药瑞得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专利,写下了最新版的农夫与蛇,无耻到连底裤都不要了。 这个卑鄙行径的结果就是,使用瑞得西韦在中国甚至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治疗新冠肺炎,都必须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缴纳专利费! 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既没有研制或发明瑞得西韦,也没有开展过用瑞得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更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他们成功地使用这种药品治愈了新冠肺炎。 然而就凭这一纸专利申请,武汉病毒研究所摇身一变成了中国最新的医疗巨富,在国难当头的时刻赚的盆满钵满。 不要脸到极点了!

什么叫发国难财? 这就是! 没有比武汉病毒所更下流、卑鄙、恶毒的奸商了!

本来,在网上听到一些有关武汉病毒所“放毒”或事故泄漏病毒,导致了这场空前灾难的说法,我一开始还嗤之以鼻。 恐怕只有关东军731部队干得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武汉病毒所不会那么坏。 现在看来,武汉病毒所确实有毒蝎心肠,网上的那些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继医学博士武小华指证蝙蝠专家石正丽所在的武汉病毒所管理不善,涉嫌为泄漏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后,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周二月思日在微博上公开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涉嫌制造并泄露传播了病毒。该文罗列了一系列基本事实以及与石正丽相关的学术论文链接,认为这些事实与证据真实、合法、相关性明显、逻辑合理周密,提出该病毒所很可能是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根源。 这些最新的爆料令人目瞪口呆。 把新冠肺炎发生的前前后后很多事情串起来,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回放武汉新冠肺炎爆发的前前后后

去年10月或11月某个时候,武汉病毒所最新研发的那个病毒被故意或无意地小规模释放出去,可能的目的是检测病毒所研制的最新抗病毒疗法的疗效,或纯粹是工作人员不小心泄漏出去了。 也有可能那是一场人为事故的结果 —— 病毒所的某个试验动物在试验结束后被某实验室人员拿到华海鲜批发市场野味销售摊位上高价变卖。

总而言之,那个冠状病毒就从病毒所这么一下子传播出去了。

到12月初,新冠肺炎开始流行,武汉各大医院已经开始注意到这种肺炎无论多厉害的药物都治不好。 可能是某种新型病毒所致。 于是医院就请教病毒所协助诊断。 病毒研究从患者那里采集病毒,然后跟本研究所研制的病毒进行对照比较,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病毒所党委立即把这作为一个严重事故上报武汉市委或湖北省党委。 党组织意识到这件事传出去可能会严重影响党的声誉,不敢耽误,立即上报党中央。李总看了报告后感到大事不妙,立即十万火急呈报给圣上。 那时习皇上或许还沉迷在声色犬马中,或许那小学生知识太贫乏根本就没拿这当作一回事,或者觉得这件事会让皇上在全国人民面前难堪 – 妈的全国马上就要进入小康社会了,怎么可以出这么大的事情! 反正皇上不动声色地叫下面把这件事先压下来再说,嘱咐下面严格保密,不要让这件事冲淡进入小康社会的喜悦和第一个小康社会新年的喜庆气氛。

但是还是有8个医生不知趣也不会察言观色,更不懂医学必须服从党的需要这个真理,居然头脑一热把这件事在微信群里说了。 本来对于新的疫情讨论通报一下也是应该的,但上面早已打招呼不准公布疫情,于是院党委把这事及时汇报给市委了。 然后呢,就出了1月2日那8位医生被刑拘和训诫的事情。 当时全国人民看到8位医生被警方“采取措施”这个消息后大喜,当场给了警察4万个点赞。 其群情高涨,不亚于一百多年前菜市口问斩六君子后百姓欢呼并朝他们扔菜帮子的热闹情景。 微信里也对警察的执法行动赞美声此起彼伏,对那8名医生谴责有加。

虽然训诫了那8个医生,封了他们的乌鸦嘴,但武汉病毒所对于这个病毒毕竟还是知根知底的。 在1月3日那天,他们会同北京专家一起知会了美国的同行,请求美国专家帮助出谋划策。 不到一个月竟然通报了30次! 与此同时,武汉市委和湖北省委那边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每个小时都去总机询问有没有漏掉北京来的电话,每两分钟看一次手机。 但北京的圣上似乎对这件事毫不关心,还在游山玩水。 湖北总督表面上还在淡定,决定团拜会照开,万人宴按时举办,但心里越来越害怕。 一晃到了一月中旬,新病人太多,死人也快速增加,这件事终于压不住了。 总督于是不得不从北京搬兵,卫健委的王广发大科学家到武汉巡查一番后,按照中央的指示放出好消息:新型肺炎“可防可控”, “并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话音未落,王大科学家自己就中弹倒地了,不知哪个不懂规矩的病人把他给感染了。

由于武汉病毒所早就对这种病毒了如指掌,又跟美国同行切磋多次,该使用哪一种解药也差不多搞清楚了。 在1月21日那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注册了新冠肺炎的解药瑞得西韦的使用专利,先下手为强。 这可是妙手回春、名利双收的高招啊! 看着越来越多的新患者,他们喜出望外,感觉一座金山越来越近,垂手可得。 那时全武汉人民还蒙在鼓里,正欢欢喜喜迎鼠年呢,谁都不知道死亡病魔在等待他们。

但很快纸里包不住火了,医院里每小时都在死人,都有新的病例出现。 想瞒也瞒不住。 于是就出现了“非典老将钟南山赶赴武汉前线”那一出喜剧,又一次万民欢呼,皆大欢喜。

听钟南山说那个新冠肺炎确实人传人,而且非常厉害,现在淡定的习皇帝也有点坐不住了。 王大科学家回到北京后,撑着生病的身子,跟圣上在电话里一五一十汇报了疫情。 圣上听了半信半疑。 王大科学家说: 秉皇上,王某不才,那皇上您去问李兰娟吧。 钟南山那老家伙的话你可以不听,毕竟他只是个呼吸道疾病专家,李兰娟可是中国一流的传染病专家。 于是习皇帝招李兰娟进宫。 皇上听了李专家的陈情后,脊梁骨开始冒汗了。 立刻照李兰娟说的,发了一道圣旨: 武汉三镇立刻封城! 赶紧给朕封起来! 要快!

李兰娟走后,圣上知道这下子事情闹大了,六神无主,悔不当初。 于是差走众人,传师爷王沪宁进宫密商对策。 王师爷其实也不过是个只会溜须拍马的草包,论真本事比李莲英好不到哪去,实在拿不出啥高招。他只出了一个歪招,这就是让李总出面当主帅搞定这件事。 要是李总他打输了就咔嚓斩首是问,要是他打赢了就说是皇上的功德。 这万无一失。 圣上点了点头,令下人去传旨。 但圣上还是有些不放心,总觉着这雕虫小技还是办不成大事。 就问王沪宁: 那你给我说说,老毛以前碰到这茬子倒霉事儿是咋办的? 老江呢? 老胡呢? 这下子问对人了! 王师爷可是马恩列斯毛的书都倒背如流,而老江老胡的新理论都是他写的,这更难不倒他。 师爷顿时来了精神,抑扬顿挫地说了那些个历史。 两人比较了毛、江、胡的做法,最后一致认为,还是走毛主席的路最容易! 打民族牌,不会输的。 啥事要是办砸了就一个劲儿往美帝那里甩锅就是,老美是地球上最大的傻X,活该! 师爷临走还放了一句让圣上心惊胆战的话: 今年是庚子年,流年不利啊!

后面的事情大家伙儿都知道了,就不必俺废话了。

上面这个回放虽属杜撰,但并非毫无凭证。 究竟真实内幕如何,各位的想象力肯定不会输给在下。 共产党是永远不会公布内幕的。 既然如此,就莫要怪民间根据一连串的真事回放宫中秘史了。
是的,这个回放可能有些恶意。 但真相或许比这要恶毒百倍。 一个靠枪杆子打下江山的执政党,凭什么要对芸芸众生负责? 我时常提醒自己,不要把人家想的太坏了,要体谅人家的不易。 但仅仅一个新冠肺炎,就让我们看到了多少人性的卑鄙、肮脏和恶毒。 我绝对可以用最坏的恶意去猜测某些中国人,至少可以猜测中国当今的高层,特别是圣上! 我敢弱弱地问圣上一句: 陛下您为武汉疫区的那些医生和病人捐了一分一厘钱吗?

病入膏肓

华盛顿有句名言:“我们越来越明白,对人类文明威胁最大、破坏最惨烈的,是不受制约的权力;其次才是自然灾害和人类的无知。

非常不幸,这三个威胁全让中国人赶上了!

如今全中国人民在一个既缺德又无能还无才的小学生的统治下战战兢兢地过日子,圣上的话就是宇宙真理,什么事情都没有维护圣上的权威重要。 这样下去,怎么可能会不病?

一个偶然的事件,一个本来可以及时控制住的小疫情,居然眼睁睁地演化成了一场举国上下的灾难,甚至冲出国界走向世界。 你可以怪罪所有的人,但罪责最大的,就是那位最高领导人。 他如果不是大权独揽刚腹自用,而是听取下面的呼喊,尊重专家的意见,后来的局势根本就不可能失控。 也难怪他不过是个小学生的学历,肚里就那么一点货。 不是人民推选他当圣上的,而是那几十个家族,几百家红二代,几千个高干子弟。 他是代表那些人当皇帝的。 无论他干得好坏,只要那些红二代放心就行。 老百姓的死活,不关他的事!

过去的七年,中国是前进还是倒退了? 过去的7个月,中国是太平了还是多灾多难了? 过去的7个星期,中国是健康的还是病了?

不光是武汉还有全国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染上了新冠肺炎,而是整个国家都病了,从上到下都病了。 病原就是那个缺德无才的皇上! 新冠肺炎在天气转暖后就会渐渐消去。 但谁知道中国人的下一场灾难是什么?

中国确实病了,或许已经病入膏肓